唐落雨

白衣祸世卖艺记 day.1【顶盘子】

人物在老婆那,我负责ooc就好。

————————————————

      “太子殿下,你输了。”


     “是的,然后呢。”


     “来吧,履行赌约的时候到了,地点在皇城大街,卖艺的方式不限,只是,不能伤人。”


      君吾温和的笑望着国师,国师也一脸高深莫测的回望着君吾,国师幻化出来的三个假人也同样看着君吾。在某一瞬间君吾特想砍死刚刚那个答应了国师玩牌的自己。


        我,君吾,乌庸太子,白衣祸世,前神武大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什么艰难苦楚没忍受过,但是,就是没买过艺。


        国师拍拍君吾的肩,道:“没试过卖艺没事啊,现在不就是个好机会,想想仙乐那孩子也是通过卖艺而领悟的新招式,也算是一种历练了。”


         君吾沉默了一瞬,道:“那招,胸口碎大石,的确,妙。”


        君吾虽说是没去试过卖艺这种供人取笑的活,但不至于没见过,总归还是知道一点点关于卖艺的各种姿势。


        只不过吧。


       卖艺这种事情,是需要吆喝的,例如什么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什么的,要是像喝住厉鬼各种威胁君吾是办得到的,但是吆喝,君吾茫茫然的站在大街口,悠悠的望着对面那队同样是来卖艺的人,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再反观一下自己,只身一人站在街口,时不时还要被过路的人唾一句大白天的穿着寿衣站在路边也不觉得晦气,国师为了看热闹就坐在酒楼窗台边,嗑瓜子嗑的不亦乐乎。


        君吾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一没道具二没助手的,卖什么艺?


        许是嫌看热闹的人还不够多,君吾再一回头就看到谢怜坐在国师身边似乎是在问他在做什么。君吾不生气了,他笑着朗声道:“仙乐,下来,有事寻你 。”


        谢怜不用猜都知道君吾是想让他帮忙卖艺的事宜,毕竟卖艺这种事,仙乐太子也是很有经验了,谢怜默默翻身跳下窗台,就充作是君吾的助手了。


        谢怜下来没过多久,酒楼老板就送出来了一大箱碟子,君吾按照谢怜的指示摆好姿势,感觉自己还没真的开始表演呢脸就要丢尽了。


        只见君吾展开双臂,上半身倾向右边,同时也抬起了自己的左腿,伸直,谢怜把四支上面顶着两三个碟子的小木棍分别放在君吾的额上,左右手,以及左腿上,好在君吾是个武神,不然普通人都不需要顶盘子,光是维持这个动作就受不了了。


        见这个大白天穿寿衣的俊美青年摆出了明显是要卖艺的架子,在一旁围观这人许久的小摊老板们叫出了自己的亲属一起围观,至于摊子?看好不丢东西就可以了,就算有想买的眼神也尽数被君吾的架势吸引去了。


        一个俊逸的青年容易惹人瞩目,身穿寿衣走在街上容易惹人瞩目,卖艺的本来就是吸引人眼光的,那三个加在一起再加一个清秀的白衣道人呢?


       简直是惊天动地泣鬼神啊夸张了点。


      总之谢怜才刚帮君吾把盘子叠到一尺左右,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是水泄不通了。

    

      盘子的高度在慢慢叠加,渐渐的叠到了酒楼的一楼屋顶,君吾维持着这么一个沙雕的姿势,谢怜在想要不停下吧,感觉君吾的额头都要戳出一个深坑了。


      于是谢怜笑眯眯的冲周遭围观的群众们说出了最经典的那句要钱的话,看来君吾是实在了得,初次卖艺得到的钱比谢怜与风信慕情初次卖艺的钱得到的还多


       君吾就沉默的看着谢怜慢慢收回所有的盘子并还给店家,而他,维持着原有的动作默默倒下了。


       君吾【在想死的边缘大鹏展翅.jpg】


————————————

突然感觉君吾和怜怜都带着点笑面虎属性啊


指绘汪叽草稿都现在都还只打了一点,期待我有空的时候能完成,现在先记账免得到时候忘了

【忘羨】霧靄沉沉.1

有私設
極度ooc
腦洞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歲月無聲也讓人害怕.jpg】
——————————
        霧氣流動的山林裡,不時有飛鳥的身影略過,擾動出陣陣枝葉瑟瑟聲,盤亙在山林上的墨雲,正在暗聲作雷鳴,只等著醞釀出一道驚雷,劃破天際,然而即將出世的那道雷中,隱隱的,浮現出一個身影。

         姑蘇藍氏,不日前接到來自南蠻之地的一份求救書,恰巧藍氏雙璧之一,含光君有協道侶出仙府雲遊之意,便將此事托与含光君。

        “含光君,南蠻之地人煙稀少,甚少有人會去一個野獸橫行,荒無人跡的地方,那為何還會養出邪祟?”藍思追道,他實在是不太明白,人那麼少,就算是邪祟也衹是小打小鬧,這是怎樣深的仇怨能把事情鬧那麼大。

        藍忘機不回頭也不言語,衹是稍微抖動了一下牽著驢的繩子,好讓驢子不走偏,而魏無羨就笑著開口了,他先道“既然是野獸橫行,那麼是人多的時候安全,還是人少的時候安全?”藍思追接道“自然是人多......魏...魏前輩!原來如此!”魏無羨笑看了藍思追一眼,道“小思追,要記得啊,因地制宜,並不是說一個地方很荒涼就真的沒有聚落村莊了,也許,連城鎮都有了。”

        行過三天三夜,終於是到達目的地了,倒是沒想到魏無羨的話語這麼准,竟是真的已經形成一個不大不小的小鎮了,小鎮上人來人往,也不比仙門附近的鎮子冷落,衹是向來通行不便,因此所販之物稍稍落後罷了。

        藍忘機先遣了藍思追前去詢問鎮長的所在之處,隨後便牽著繩子帶著魏無羨前往酒家,出手買下三壇酒后,魏無羨便笑吟吟的開口套話了

无意间产生的表情包看上的自己拿去吧

【忘羡】月圆么?团圆呢?

雷狼叽x银狐羡

ooc有,不知道算he还是be

汪叽出现的很短暂啊emmm

你知道吗?嫦娥奔向的那只明月,是一只银狐化成的。

那只银狐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久到了有人传说它的皮是天下最强悍的盔甲,它的牙和爪子是最利锐的寒锋,它的骨能制成最厉害的法宝,更别提它全身上下的其他部位,至于这个传说怎么来的,估计连最开始传出来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了。

但仙家人总是要面子的,想要捉住它,总得找个理由,但是找不到。

这只银狐它不怎么狡猾,但是心地很纯善,每到过一个地方总会做下善举,久而久之凡人们也开始把它当做大仙来拜,可保平安的。

仙家人没有抓住它的理由,凭空也捏不出来,只能看着那只银狐干瞪眼。

但是人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银狐还是没有逃过被追杀的命运,它的妖气,出现在了一座刚被屠空的村庄里,贪婪的仙家人们可高兴了。

只是那只限于有贪念的仙家人,除去中立的那一部分,其余的都认为这只银狐是被构陷的,他们平日里没少被银狐照顾,想帮帮它。

但是不停的追杀总是会疲倦的,那些人心疼银狐身上不断增多的伤痕,便将他锁起来,锁到了天际之上,外人无法伤到它,它也接触不到外人。

彼时的天是昏黑的,即使有银狐自身的光辉照耀也是这样。

————
银狐在凡境时,有一个伴侣,是雷狼一族的,皮毛油光水滑,很是得银狐喜爱,同时这只狼,也是族中的佼佼者。

银狐被追杀时,它正在闭关,等出关后,银狐已被锁到了天际之上,雷狼千呼万唤,妄想唤得一声银狐的召唤。

银狐是回应不了它的。

悲痛欲绝的雷狼每日对月长鸣,直至一天,雷狼也上天了,化作一轮耀日,把天空的黑暗尽数驱逐,银狐的点点银光,也被隐没其中。

唉惨兮不得与,散光兮不得见

雷狼很努力的想要接近银狐,它最后也做到了,但只有短短几个时辰,随即便分离。

雷狼与银狐相会的那天,天空只剩一个光圈。

光圈里面是正在天天的狼狐。

掰不下去了orz

大冬天的别洗冷水澡,小心感冒

在下已经放弃治疗了

【花怜】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接上面的冰秋组

太子:他喜欢雕刻,让我摆型,给他参照

雕像一山洞,刻了我全部,却还是停不住

我的存在就是意义

就算跟我pvp,赢了冲我撒娇,输了还要磨着我买糖吃

求我给他做颠鸾倒凤

吃完之后再舔锅底

满眼都是花冠武神

怜怜: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他就是我唯一【慈父笑

师尊:因为我就是爱着他

就宠他怎么地【小眼神

怜怜:喜欢小作的他

有点任性的他

师尊:撒娇卖萌的他

却想着我的他【骄傲